取舍——舍一救百合适吗?

看了@hanson的文章道德是一种奢侈的享受?所引发的思考

为了完成自己独特的道德上的享受,为了所谓的正义,而牺牲了大多数人的利益,合适吗?
这个问题最为通用的模型就是著名的电车难题

一辆失控的列车在铁轨上行驶。在列车正行进的轨道上,有五个人被绑起来,无法动弹。列车将要碾压过他们。您正站在车站内,离改变列车轨道的操纵杆很近。如果您拉动此杆,则列车将切换到备用轨道上。但是,您会注意到备用轨道上只有一个人被绑着。您有两种选择:
1. 什么也不做,让列车按照正常路线碾压过这五个人。
2. 拉下操纵杆,改变为备用轨道,使列车压过备用轨道上的另一个人。

维基百科

——你愿意为了救5个人去“杀“1个本来无关的人吗

我乍一看,救啊!


从道德主义的观点上看,做一个有德性的人,可以丝毫不顾及行为所带来的后果,这种说法很让我不适,尤其是对于我来说,道德的追求往往意味着虚荣,而每当我想到我的虚荣,我就想摆脱它,而这有使我更加的觉得自己是一个虚荣的人,可见我已经被套娃了。道德主义所倡导的行为逻辑,对于社会的总体功利不能说是有害,但至少不是最优解

从功利主义的观点上看,做可使效益达到最大的行为,是结果评判着行为的正确与否,而非方法是否道德,在这个电车难题中,我们更多的讨论功利主义,毕竟人死了与否是一种结果,而道德主义可以心安理得地说:“我道德,我不杀人,死了千百亿的人我也不杀一个人。”其潜台词便是哪怕从结果上看是杀了千百亿的人,我也不会从行为上杀哪怕一个人,因为这是不道德的,我不能处置他人的生命权。虽然看起来“正义“,但相对于真真切切的死亡而言很是无力,所以我们来看看功利主义吧

功利主义会评判1个人的生命和5个人的生命的价值,等等,生命可以论价值吗?在功利主义看来,是可以的,那我们假设这5个人中的每个人的生命都和那1个人的生命等价,那么5个人的生命的价值就是大于1个人的生命的价值的。听到功利主义的呼喊:“做使社会的利益最大化的事,让我们救人吧!“


这时康德就会跳出来说:“别!每个人都有不杀人的义务,而“没有理由的”救5个人并非好的道德的行为“

康德用行为的理由来评判行为,注重契约或说责任,想象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会救5个人,而杀1个人,那每个人都会生活在无安全感的社会里,可以引入电车难题的一个变种:

一位出色的外科移植医师有五名患者,每个患者都需要不同的器官,而每个人都将在没有该器官的情况下死亡。不幸的是,这五种移植手术中没有可用的器官。一个健康的年轻旅行者,刚穿过医生工作的城市,便进行了例行检查。在做检查的过程中,医生发现他的五个器官分别与他所有五名垂死的病人都兼容。进一步假设如果这个年轻人失踪了,没有人会怀疑医生。您是否支持医生杀死该游客,将其健康的器官提供给这五个垂死的人们并挽救他们的生命?

维基百科

当你看到这个命题,(假设这5个病人和那1个年轻人等价)你就会意识到,这和电车难题的本质是一样的,可以说,我在这里被吓到了,我意识到每个人的生命在医院都可以拯救数十个人,虽然这很极端,但这是事实,康德在这里拯救了这一想法:“牺牲自己不是每个人的义务”,是这样,但代入自己后再去看电车难题,再去做处置他人生命的事,再去舍小取大,舍一救百,也觉得自己是自私的,可以坦白得说,我是不愿意牺牲自己去救五个人的,但如果是一百个人,我有可能会救,我对自己的“道德水品“抱有很低的期望,愈加想到这里,我就愈加羞愧于自己,严于律他宽于律己,自己没有比他人更高尚……唉,康德说的对!


说到这里,我们可以引入一个“上帝视角“:假设你是一个所谓的“上帝”,你自己没有什么高尚与否的评判,真正从社会利益的角度看,你终于可以心安理得的救人了

电车难题这种东西是不会有结论的,但让我们铭记荷尔德林的名言吧

What has always made the state a hell on earth has been precisely that man has tried to make it heaven.

Friedrich Holderlin

第一次尝试这种题材:)

关于 “取舍——舍一救百合适吗?” 的 1 个意见

  1. 其实对于我来说,消除杀人的负罪感的简单方法就是让电车的两个岔道都需要扳开才能走,否则电车就会翻,那我要是必须扳扳手的话,我就肯定会把电车扳向人少的那一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